物流業惡性競爭博取微利 實體經濟承受高額流通成本

时间:2017-07-13 18:27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  振興實體經濟,無疑是2017年的熱門話題。與振興實體經濟相伴的高頻語句,便是“为实体企业降本减负”,而在这其中,“降低物流成本”被經常提起。目前,社會輿論已經有了一種態勢—物流成本降低多少,已經事關振興實體經濟的成敗。物流人壓力山大!
   所謂物流成本,較爲準確的度量衡是社會物流總費用。社會物流總費用,意爲國民經濟各方面用於物流活動的各項費用總和,這一費用的高低,被認爲是國民經濟的“晴雨表”。隨着GDP的增長,社會物流總費用在隨之提高,這是應有的節奏。
   社會物流總費用與GDP成一定良性比例,是喜聞樂見的情況。統計數據顯示,2016年社會物流總費用爲11.1萬億元,比2015年增長2.9%,增速則比2015年提高0.1%,數據還算平穩;而最新公佈的2017年第一季度數據,社會物流總費用爲2.7萬億元,同比增長9.9%,比2016年同期提高7.6%,僅從第一季度數據來看,社會物流成本讓國民經濟有點“忧虑”。
不過,通過簡單計算社會物流總費用來衡量實體經濟的物流環境,並不妥當。
社會物流總費用增加,從來不意味着物流業的日子更好過了。如果看單線物流成本,我們的物流費用比一些發達國家還要低。這不難理解,一件商品無論是從城市到城市,還是從城市到農村,我國在人力等方面有明顯優勢。以快遞費爲例,國內1公斤以下單件快遞費用多是在10~13元,而在美國等發達國家,10美元以上反而很正常。從快遞業發展來看,社會快遞總費用的增加,背後是快遞業更加殘酷的競爭。
即便社會物流總費用很低,對實體經濟也未必是好事。最基本的常識是,充分競爭的市場環境下,降低費用要靠物流企業效率的提高,通過降低物流企業的經營成本,加之市場良性競爭,促使物流市場價格降低。
在世界銀行發佈的《物流成本與競爭力:衡量指標與行業政策的應用》報告中,特別提到了物流成本佔GDP比例,並不適用於評價物流發展水平或物流效率。顯然,物流成本佔GDP的比例,也很難反映實體企業成本增加了還是減少了。
   一面是物流業惡性競爭博取微利,一面是實體經濟承受高額流通成本。這會是一道無解的命題嗎?未必。
對於物流業來說,國內商品流通成本高,主要就高在物流企業本身要承擔綜合成本上。快遞等單線成本不高,綜合成本高,主因在於不必要的搬倒騰挪而產生的流通費用。很多明明可以直接從產地到銷地的商品,經過幾次不必要的折騰後,綜合成本躥升。此外,一些物流企業的貨車空載率極高,一邊是“车等货”,一边是“货等车”。
鑑於此,無論是政策導向還是輿論環境,爲實體企業降本減負,不宜簡單計算社會物流總費用。與社會物流總費用相比,通過一系列指標衡量物流業真實經營效率,客觀反映物流企業需求,纔是從根本上爲實體經濟助力。回過頭來,再看看治超政策、稅費政策、多式聯運政策,方能有的放矢。